• 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我们80后追星是从洗录英语磁带开始的

  • 作者:  来源:本站  日期:2018-10-05 17:31:34
  •   总有些人对我们中年人不怀好意,比如埋汰我们“缺少激情”,“从没热烈地活过”。

      中年人自有中年人熊熊燃烧的法子,而所有中年人,也都有过为爱豆发电的美好时光。

      我们80、90这两代人,基本都能哼几句张学友、刘德华、周杰伦、S.H.E、张国荣、孙燕姿,都买过磁带、抢过海报、收藏过写真和贴纸。

      当年我们追星没什么钱,信息也缺,属于“穷追”,不过穷有穷的追法,投入的感情也是天地可鉴。

      今天我们就邀请了几位80、90后分享自己当年追歌星、当音乐发烧友的经历。你看看,谁还不曾是中二少年。

      S.H.E成团17年的MV《17》真把我看哭了,看到不锈钢姐妹花还在一起,真好!毕竟她们的歌治愈过我的整个青春。

      暗恋的时候唱《恋人未满》,“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失恋的时候唱《天灰》,“我的天空今天有点灰,我的心是个落叶的季节”;对喜欢的人唱《魔力》,“你是我的魔力,想要勇敢就想你”;减肥的时候唱《美丽新世界》,“应该学习婴儿,再宽容一点,哭(吃)过就忘(胖)了……”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选秀,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改变别人的命运,相当兴奋。就连平时只看谍战片的爸妈也加入了投票队伍。我喜欢周笔畅,我妈喜欢李宇春,我爸喜欢张靓颖,我们仨针锋相对。

      爸妈不愿借手机给我投票,只有爷爷支持我,把他的手机拿给我。那时一票是一块钱,开通会员后前15票免费,于是我帮爷爷开通了芒果台会员,每个月花好几百块钱投票。结果我爸知道了,把我揍得死去活来。

      后来,超女开始全国巡演,我问爷爷借钱坐了11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去广州参加见面会。我住在火车站旁边脏乱差的小旅店里,在那儿认识了粉丝qq群的浪客剑心、風の往倳等小伙伴。我们一起画了海报,在路边摊买了偶像的T恤,最后远远地见到了笔笔。当然是痛哭流涕啦,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很热血。

      当年听到好听的歌就想学,可是买不起正版磁带,很多歌路边小贩那里也没有。我大腿一拍,决定自己录。

      为了录《还珠格格》的插曲,我和我妈说,学校要求每人买一台复读机学英语。我妈带我去影像店挑了一台最好的小霸王复读机,后来她便经常看见我雕像一样蹲在电视机旁边等着录歌。(有时候连台词也录了进去,“紫薇!紫薇!”)

      小学五六年级,我发现同桌上课偷偷抄歌词,而且是同一首歌:古天乐版《神雕侠侣》的主题曲《归去来》:

      那天下课之后,这哥们真的就义一样,昂着头捏着信纸往人姑娘课桌上重重一拍!

      我初中开始听周杰伦,多亏了那个音像店老板,她推荐的,说这个好听,我就傻乎乎地给了钱。那会儿互联网还没有普及,音像店是为数不多接触偶像的渠道。

      周杰伦新专辑出得快、卖得好,那些盗版专辑为了蹭热度,就把陶喆、潘玮柏、后弦、南拳妈妈等相同风格的歌拼装成周杰伦的新专辑。这我也就忍了,更丧心病狂的是,后来连刀郎的歌都被收录到周杰伦的专辑里,还线块一盘,附赠周杰伦巨幅海报,为了这张海报,大家都掏钱了。以前流行把明星海报贴在桌子上,班里桌子被贴得眼花缭乱,简直是爱豆大比拼,当然还是周杰伦居多。

      午休期间,我经常去学校广播站点播周杰伦的歌,好贵啊,5块钱一首。我喜欢的女孩生日那天,我点了一首《简单爱》送给她,结果忘记匿名了,全校都知道了。女孩很生气,再也没搭理过我。

      当时我上初中,追起星来那是相当正经:专辑一定要买正版;新专辑打歌期间要监测所有电视台电台排行榜;有偶像露脸的杂志必收集。一个真の歌迷的自我修养。

      收到过最感动的一封情书,内容是用偶像的歌名串联而成的,很用心是吧。可惜以前的歌名太直白,以至于分手时拿出来看就更讨厌,手一抖就给烧了。后来回想起来,肠子都要悔青了:

      我把她的名字刻在课桌上(别人刻的都是“早”字)、写在校服上,模仿她走路和说话,因为喜欢她的大兔牙,还特意拜托牙医把我的烤瓷牙做大一点。

      看《雄霸风云》那阵子,我被步惊云邪魅的蓝色方便面头迷住了,于是把他的名字刻在孙燕姿旁边,还圈了个桃心,暗搓搓希望他俩谈个恋爱。我的审美就跑偏过这么一回,还好最后事与愿违。

      有一场签售会,王啸坤把自己带的帽子送给了她。一开始王啸坤想直接扣她头上给她来个惊喜,然而她头太大,戴不下……

      比如某年戴佩妮参加朝阳公园音乐节,经纪人直接叫来北京的粉丝们在附近找个KTV包房,戴佩妮结束演出后,就来跟大家一起喝茶聊天合影。

      在上海开内地首度个唱?买1280块的前排票搭火车去听(夜里住的麦当劳)。

      最坑的一次,是听说她在西安开小型歌友会,买不到卧铺,咬牙买了硬座闷罐车(三伏天啊)。结果刚下火车,被告知本场演出取消了。我眼前一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如今自己年事已高,不能像过去那样疯狂追星了。但是今年看到佩妮以表情包艺人的身份重新出道,还是露出了老母亲般的围笑~

      后来我存钱买了第一盘唐朝的同名专辑,第一首就是《梦回唐朝》,歌词里虽然有“风花雪月”,实际却非常豪迈。

      之后我完全沉浸在唐朝的音乐里,看不上那些男欢女爱的歌,也看不起听港台音乐的同学。我学唐朝留了长发,结果被教导主任拉到办公室给剪成了狗窝,我大哭了一场。

      通过唐朝我知道了黑豹、崔健、窦唯、张楚、何勇……95年,唐朝乐队贝斯手张炬车祸身亡,我像被雷击了一样。我约了几个乐队的朋友,在学校外的城墙干道上走了整整一夜。

      前几天听说“反骨乐队”改名成了“正骨乐队”,我寻思“唐朝”会不会改成“清朝”。

  • ad
  • 上一篇:黑马归来再战群雄 凯时KB88聚焦MSI入围赛!
    下一篇:心情很糟糕的说说短语句句说到心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