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 返回的路》-- 我们是姐妹我们不是花

  • 作者:  来源:本站  日期:2018-09-10 07:57:05
  •   从未见过一个剧场里,两个女孩子像两棵树一样站在那里等待观众坐好,她们一动不动,坚毅的眼神看穿了蓬蒿剧场。她们在等待观众看她们解剖开自己的内心,用最质朴的方式给我们讲她们的故事。我在英国留学期间看过一个话剧的开头是一个女子坐在那里等待,开始演之后才知道她等的是情人,等的是时间的浪拍内心,等待的是心慢慢变热再变凉,等待的失去乐园之后的虚无。当时我就感觉,剧场里有人生,真实不虚。所以当她们站在那里等待的时候,我看见观众席里有骚动,有询问的声音,这就是开始么?是的,这就是开始,而你们准备好了么?

      邹雪平和李新民是两个极具舞台表演力的素人演员,这符合历史文献剧的定位,很多观众看完演出会好奇问为什么是这种形式,什么是文献剧呢?其实历史文献剧产生于德国一战和二战之间,普通人站在舞台上讲他们真实的故事是主要形式。这种方式和口述历史有相似之处,只不过口述历史一般是用文字记录,也有用纪录片的方式记录采访。

      历史文献剧因为有了剧场这个魔幻空间,所以她们可以用肢体语言,可以用舞蹈,可以用纪录片的方式,综合地体现主题。历史文献剧的目的实际上是抛出一个现实问题让观众参与思考或者讨论,所以有些时候也会像举办一个学术讨论会一样。所以我才会在结尾时候发出一个观点,让观众思考邹雪平讲述自己和身边同学的命运的差别,所体现出来的农村女童的教育问题。她们是优秀的讲述者,带着我们回到她们的记忆深处,去挖掘她们的抗争,她们的希望,梦想,迷失和信念。

      《返回的路》英文名字叫Timeline, 喜欢历史的人在演员开始讲述一个个时间点的时候,应该就会在脑子里像翻书一样去想那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她们讲的是普通人的生活,是记忆里的祖辈的日子,是中国农村的过去和今天。

      她们的故事讲述方式是碎片式的,但是一个个记忆碎片像刀一样割着她们的内心,也割到观众,她们看似平静的讲述,是努力克制。

      有观众在最后哭了,有观众说被割到了,这就是真实的力量,故事的真实,普通人的挣扎,每个人都有过的内心体验,我们每个人在演员身上观照了自己。

      邹雪平强有力的肢体语言像刀一样在舞台上给我们雕刻她的记忆,舞台可以变成教室,操场,画布,她时而像耕地的犁耙,时而像陀螺,她的肢体里有她童年的记忆。

      李新民用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带着她大山里的乡音讲述,她内敛又倔强的性格,本身就是一种动人的力量。我们不由得敬佩这两位既是导演又是讲述者的女性,在她们身上看到的坚毅的力量,梦想的力量,可以鼓舞所有人。所以与其说她们俩是姐妹花,不如说她们俩是两棵树,并肩站在一起,身上爬满藤蔓,让她们连接在一起的是她们共同的理想和事业,她们是彼此的支撑。

      今天她们离开了家乡,全世界闯荡,带着她们人生第一部作品,讲的还是关于家的记忆。我们有多少人曾经为了离开家,努力坚持奋斗。有一天回望故乡,父母亲的眼神中,我们看到了我们小时候,我们流泪了,但是我们回不去了……

      易卜生国际支持艺术家之间的创意交流。我们策展、制作和巡演高水平的表演艺术作品。易卜生国际相信创意的潜力蕴含在不受国籍,种族,性别或(政治和宗教)信仰限制的交流互动中。机构项目多从易卜生作品中极具当代性的核心思想出发,包括人权、性别平等、环境保护、个性解放、对抗腐败、国际化的积极趋势等主题。易卜生国际鼓励表演艺术领域内外的创意互动,推动不同表演形式(戏剧、舞蹈、歌剧)和领域(学术研究、教育、装置艺术)间的合作。

  • ad
  • 上一篇:关于房闹事件我只想说三点
    下一篇:多伦多所有不会讲英语法语的人里面我们华人数量最多!